TXT小說下載網 > 請君問取月傾城 > 第七十六章 黃沙漩渦

第七十六章 黃沙漩渦

    清歡丹府內靈力涌動,似乎有什么意欲掙扎而出,卻瞬間被另一股力量所壓制,她皺緊眉頭,努力不讓別人看出她的異樣。

    魏啟思索再三,暗下決定,手持“天殘劍”,一個轉肘,劍光閃過,只見他躍身而出,沉穩落地,劍過處,劃破疾風,一招一式,橫劈豎斬,左回右旋,那劍越舞越快,紫光隨著劍痕出現。

    清歡認出來,魏啟這是在用劍畫陣法圖。

    “紫芒法陣!”

    “竟是紫芒法陣,大師兄不愧是大師兄。”

    此陣一出,龍霄弟子對魏啟這個龍霄宗大弟子的敬仰又加深了幾分。

    魏啟畫好那“紫芒法陣”后,收劍入鞘,回身同他們道:“此陣法可以攔住沙石,繼續前行。”

    何止能夠攔住沙石,就是敵人來了,也能抵擋一會,贏得幾手先機。

    清歡顛了顛扇子,她對陣法沒什么研究,唯一會的幾個還是在...陌桑的鞭策下死記硬背,反復練習才習得,不過也僅僅是習得而已,真要用起來漏洞百出,脆弱得緊,沒辦法,在這方面她實在沒有什么天分。

    魏啟同清歡對上眼神,退回幾步道:“一會不管遇見什么,道友不必出頭,交由我們龍霄宗來處理便是。”在他眼中,清歡這個于“螺旋迷宮”中失了方向的道友,不過是個金丹期的修士,修為不高,除奸扶弱是他們的宗旨,顯然,這個道友就是弱者。

    清歡愣了一會,才反應過來,原來自己為了圖一個方便,以免引人注意,不僅遮掩了自己的性別,還模糊了修為道行,她不好意思道:“就先謝過道友了。”

    魏啟頜首,朝龍霄弟子使了個眼色后,義無反顧的往前打頭陣。

    疾風不停,四周已被夜色包圍,不知何時,疾風也侵染上暗沉,身前凜冽黑風,腳下密集白骨,每走一步都會發出咔擦咔擦的響聲。

    清歡根本不敢低頭去看,在心中默念:都是石頭,都是石頭,嘎嘣脆的石頭。

    就在此時,黃沙地突然間變得松軟,腳下傳來很明顯的波動,接著,黃沙朝著一個方向呈螺旋形流向,瘋狂旋轉,不多時就形成一個龐大的漩渦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“快!千萬不能夠被卷進去。”

    幾人拼命往前奔跑,面對漩渦吞噬的唯一法門就是御空騰云,可是這條路在此地行不通,單單靠雙腿的速度,絕對逃不脫。

    果然,巨大的黃沙漩渦轉眼成形,龍霄宗的人還有清歡都被強渦吸了進去。

    身體隨著漩渦急速降落,快速旋轉,清歡感到持續的頭暈目眩,眼花繚亂,胃里一陣難受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就被漩渦的作用力狠狠的摔到地上。

    地上?

    清歡爬起來,打量著四周,在黃沙白骨地之下,竟還有這樣的地方,像是一座被廢棄的城邦,而他們此時,正在入城口處。

    事實上,應該是先有的這里,后來才被黃沙給掩埋,繼而隱藏于地底下,不見天日。

    “呸,吃了我一口的沙子。”魏啟把進入嘴里的沙子吐出來,順手拉起跟前的一個龍霄弟子,詢問道:“可有事?”

    弟子搖搖頭,道:“回大師兄的話,一點事都沒有。”這個弟子看起來就十分憨厚老實,分明褲腿上都沁出了血跡,卻不說自己受了傷,一聲不吭,怕給大家添麻煩。

    魏啟性子直爽,但有時候觀察沒有那么細致,比較粗心,也就沒有發現這個弟子的傷勢,既然都說了無事,那他便去照看其他一同被卷入漩渦的弟子們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卻沒有逃過清歡的眼睛,她往那邊走了幾步,來到那個弟子身旁,直言道:“你的腿,在流血,如果不及時止血的話,會影響你之后的行動。”他們肯定不會在此地停留。

    弟子聞言,把那條傷腿往后一縮,靦腆道:“謝這位道友關心,我這腿...并無大礙。”

    清歡聳聳肩,并不這樣認為,從乾坤袋里取出一個白色的瓷瓶,里面是依照白懷仙上的配方所調制的療傷丹藥,她取出一粒,放在手心里,遞了過去,“這個可以促進傷口愈合,十分有效。”

    弟子沒有接,反而退了一步,雙手抱劍,對著清歡行了個謝禮,堅持道:“本宗有規定,不得隨意占他人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占...便宜?”清歡的表情有些奇怪,在她的知識體系中,占便宜乃是另一種……不可言說的含義,歸根結底還是因為那些話本子,把她給帶跑偏了。

    弟子換了個措辭道:“就是...不能無緣無故拿你的...這個...丹藥,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清歡理解不了,既然受了傷,而能夠讓傷口快速愈合的藥就擺在眼前,為何還要扭扭捏捏,說什么不能占人便宜,她猛的把丹藥塞到弟子的手里,不經意道:“那就當是欠的,下次若我也受了傷,再還給我,便不再是無緣無故,也不用受之有愧。”

    她就隨便那么一說,然后便朝魏啟那邊走去,看上去好像是出了什么麻煩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她問。

    魏啟眉頭緊皺,又點了一遍人數,沙啞著聲音道:“好像少了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少了誰?”清歡對龍霄弟子不熟,況且她還有個小毛病,就是輕微的臉盲癥,交集不深的人記不清,乃是常事。

    “侯明山。”

    好吧,說名字清歡也不認識。

    魏啟作為龍霄宗的大師兄,是不會扔下任何一個弟子不管的,他環顧四周,對身旁勉強能擔事的弟子吩咐道:“看起來,這里像是處被廢棄的舊城,你留在這里,帶著其余的人,找個安全的地方躲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“服從指令!”

    “大師兄,侯明山是我親哥,我如何能置他于不顧,而茍且偷生。”

    “侯飛杰!我乃龍霄宗門下大弟子,你們的大師兄,我說什么就是什么!”魏啟語氣激動,氣勢十足。

    那個叫侯飛杰的弟子,因為思兄心切才如此頂撞大師兄,最后還是垂下頭,咬牙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魏啟握緊手中“天殘劍”,堅定道:“等我,我定會把侯明山帶回來,只要我不死,龍霄宗的弟子一個都不能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大師兄保重!”

    留下這句話后,魏啟奮不顧身的跳入那尚且洶涌急切的黃沙漩渦之中。

    (//)

    :。:

e尊国际28